旧版回首[huí shǒu]  |  加入珍藏[zhēn cáng] 
 
  时势[shí shì]聚焦
当前位置: AG首页->新闻中央[zhōng yāng]->时势[shí shì]聚焦->正文

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的中国模式

时间:2019年10月23日   泉源[quán yuán]: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10月22日10版   作者:   通讯员:张素芬   阅读:次

2019年1月,国务院印发的《国家职业教育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实验[shí yàn][shí háng]方案》指出:“职业教育与通俗[tōng sú]教育是两种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教育类型,具有一律[yī lǜ]主要[zhǔ yào]职位[zhí wèi]。”这意味着职业教育有着与通俗[tōng sú]教育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的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目的[mù de]和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。职业教育的目的[mù de]是知足[zhī zú]工业[gōng yè]需求,为企业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所需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。因此,职业院校的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与企业有着密不行[bú háng]分的联系,职业院校必须与企业对接、亲近[qīn jìn]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,形成校企配合[pèi hé]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的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,才气[cái qì]实现职业教育的目的[mù de]。新中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70年来,我们围绕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举行[jǔ háng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的探索、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,走出一条切合[qiē hé]我国国情的生长[shēng zhǎng]蹊径[qī jìng][mén lù]。

借鉴模拟[mó nǐ]

三段式教学开展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型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

1949年新中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,其时[qí shí]面临的紧迫使命[shǐ mìng]是恢复经济,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的缺乏显得尤为突出。因此,毛泽东在1951年6月召开的第一次天下[tiān xià]中等手艺[shǒu yì]教育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上指出,“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手艺[shǒu yì]职员[zhí yuán]是我们国家的基础[jī chǔ]之图”。周恩来在1950年6月召开的天下[tiān xià]高等教育事情[shì qíng]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上对职业教育的生长[shēng zhǎng]做出明确指示:“为了顺应[shùn yīng]需要,可以开办[kāi bàn]中等手艺[shǒu yì]学校。”1952年3月在《关于整理[zhěng lǐ]和生长[shēng zhǎng]中等手艺[shǒu yì]教育的指示》中周恩来又体现[tǐ xiàn][biǎo xiàn],“我们的国家正在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地准备举行[jǔ háng]大规模的经济建设。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手艺[shǒu yì]人才是国家经济建设的须要[xū yào]条件,而大量地训练与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中级和低级[dī jí]人才尤为当务之急”。由此,拉开了开办[kāi bàn]新中国职业教育的序幕。

我国职业教育初建之时,周全[zhōu quán]学习、参考了苏联中专教育履历[lǚ lì]和做法;翻译了大量的苏联中专专业课本[kè běn],充实教学内容;约请[yuē qǐng]苏联专家指导开办[kāi bàn]中专学校,学习苏联中专治理[zhì lǐ]的规则[guī zé][fǎ zé][fǎ lì]制度,使我国的中专学校很快走上轨道。

在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上,苏联十分重视职业教育与生产现实[xiàn shí]相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,其基本原则是学校周围[zhōu wéi][sì zhōu]要有企业,如工厂矿山,规模要适当,一样平常[yī yàng píng cháng]不凌驾[líng jià]4个专业,专业的选摘要[zhāi yào]与企业的需求相匹配。一则,学校的课程内容容易获得[huò dé]企业的指导,使之与企业要求相一致;二则,实现学生结业[jié yè]后连忙[lián máng]能够就业。在教学上,移植了苏联的教学模式,实验[shí yàn]三段式教学,即按顺序学习公共基础课、手艺[shǒu yì]基础课、专业课,以完成理论课学习。教育实践,包罗[bāo luó]教学实习、生产实习、结业[jié yè]设计或实践。实践环节很是[hěn shì]注重与生产现实[xiàn shí]的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,强调到工厂现场。其时[qí shí]的中专普遍建设[jiàn shè]了校外生产实习(实践)基地,与企业细密[xì mì][jīng mì]相连。

技工教育泉源[quán yuán]于苏联,以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手艺[shǒu yì]工人为目的[mù de],一样平常[yī yàng píng cháng]由企业举行[jǔ háng]。技校隶属于企业,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方式完全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[gēn jù]企业的需求举行[jǔ háng]。学校以教学为中央[zhōng yāng],课堂教学与生产实习相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,即在课堂上学习基本理论知识后,即到企业实习。

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国情

与厂矿联系增强[zēng qiáng]学生实践训练

随着学习苏联模式办学的深入,逐渐发现苏联职业教育的局限性。其时[qí shí],苏联职业教育以技工教育为主,缺乏条理[tiáo lǐ]性、多样性;对教育、教学治理[zhì lǐ]太过[tài guò]强调统一,缺乏无邪[wú xié][tiān zhēn]性;对专业划分详尽[xiáng jìn][xì zhì],专业面过窄,影响就业顺应[shùn yīng]性;太过[tài guò]强调以学科为中央[zhōng yāng],强调治[diào zhì]论的完整性等。于是,中国走上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自身情形[qíng xíng]和需求自力[zì lì]探索之路。

新中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初期,我国中等职业学校的办学主体并不是教育部门,而是各营业[yíng yè]部门和相关企业单元[dān yuán]。这种办学体制极大地调动了各营业[yíng yè]部门和相关企业的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性,同时也为实现教育与生产相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缔造[dì zào]了条件。部门行业的手艺[shǒu yì]、现场实训、信息资源、资金部署[bù shǔ][bǎi shè]、专业职员[zhí yuán]等可以顺遂[shùn suí]进入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事情[shì qíng]之中,形成独具特色的职教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。教学重视实践训练,要修业[xiū yè]生有较强的下手[xià shǒu]能力,具有极强的针对性。各部门的资源优势保证了职业教育为工业[gōng yè]服务的实现。

此外,由劳动部主管,兴办了一批技工学校,以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熟练的手艺[shǒu yì]工人为目的[mù de]。1954年颁布的劳动部《关于技工学校暂行措施[cuò shī]草案》中划定[huá dìng]:“技工学校按工业[gōng yè]治理[zhì lǐ]部门划分[huá fèn]设置,各工业[gōng yè]治理[zhì lǐ]部门应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各该部门对于技工的需要设立技工学校,并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[gēn jù]国家批准的技工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,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其所需工种的技工。”工业[gōng yè]治理[zhì lǐ]部门和相关企业成为办学的主体,主导技工学校的运行。《暂行措施[cuò shī]》中还划定[huá dìng]:“技工学校,一样平常[yī yàng píng cháng]应有专用实习装备[zhuāng bèi],凡属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机械制造技工者,必须设有较为完善的实习工厂[gōng chǎng]。”“不属厂、矿直接向导[xiàng dǎo]的技工学校,应由其直属上级指定学校所在地域[dì yù]的一个具备适当条件的厂、矿企业与之牢靠[láo kào][láo gù]联系,以便在教学和装备[zhuāng bèi]等方面,取得该厂、矿企业的指导与资助[zī zhù]。”技工学校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手艺[shǒu yì]和理论兼备的技工,所学课程比例如下:手艺[shǒu yì]实习占50%—60%,手艺[shǒu yì]理论、政治、文化、体育等课程共占40%—50%。各校可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详细[xiáng xì]情形[qíng xíng]适当部署[bù shǔ][bǎi shè]。

在实习中,学生不仅学习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,在某种条件下还要担负一定的现实[xiàn shí]生产使命[shǐ mìng],这就使学生直接进入了真实的生产领域,具有了现实[xiàn shí]事情[shì qíng]的体验,为日后进入企业顺遂[shùn suí]事情[shì qíng]打下了基础。学生结业[jié yè]后由主管工业[gōng yè]部门认真[rèn zhēn][mài lì]统一分配。

半工半读

增强[zēng qiáng]劳动教育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生产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

从1953年起,我国每年有上百万高小、上万万[wàn wàn]初中结业[jié yè]生面临升学就业难题[nán tí]的问题。与此同时,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又需要大批有知识、有能力的及格[jí gé]劳动者。在此配景[pèi jǐng]下,泛起[fàn qǐ]了一种新的职业教育形式——半工半读学校。

1958年1月毛泽东指示:“一切中等手艺[shǒu yì]学校和技工学校,通常[tōng cháng]可能的,一律试办工厂或农场,举行[jǔ háng]生产,做到自给或半自给,学生实验[shí yàn]半工半读。”1958年5月刘少奇在政治局扩大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上提出建设[jiàn shè]两种劳动制度和两种教育制度的主张,“中国应该有两种主要的学校制度和工厂农村劳动制度,即一种是整日[zhěng rì]制的学校制度和整日[zhěng rì]制的工厂、机关劳动制度,一种是半工半读的学校教育制度和半工半读的工厂劳动制度。”这一主张一经提出,连忙[lián máng][lì kè]获得[huò dé]全党和全社会的高度关注和拥护,校办工厂、厂办学校大量泛起[fàn qǐ],半工半读学校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各地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情形[qíng xíng]更是形式多样。

半工半读教育虽然履历[lǚ lì]了曲曲折折,但在办学方面照旧[zhào jiù]取得了许多有益的履历[lǚ lì]值得借鉴。半工半读学校是一种教育同生产劳动相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的学校,其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是理论学习和生产劳动相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,学生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生产劳动,在劳动中牢靠[láo kào][láo gù]、运用所学专业知识,使学生相识[xiàng shí]了工厂、农村的生产现实[xiàn shí],掌握了生产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;劳动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了学生对工农的情绪[qíng xù][qíng gǎn],树立了为人民服务的头脑[tóu nǎo]看法[kàn fǎ]和热爱劳动的态度。

产教融合

创新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

我国职业教育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曾受到严重攻击[gōng jī][dǎ jī],被迫停办。1978年12月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做出“把党的事情[shì qíng]重点转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上来”的伟大战略决议[jué yì],国务院、教育部、劳动部宣布[xuān bù][gōng bù]了一系列文件,在“文革”中停办的中专、技校逐渐恢复,明确了职业教育的目的[mù de]、使命[shǐ mìng],调整了治理[zhì lǐ]体制,使职业教育重新走上正轨。

随着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与生长[shēng zhǎng],在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经济下形成的企业谋划[móu huá]模式被打破,国有企业制度发生了转变[zhuǎn biàn],政府和企业疏散[shū sàn][fèn sàn],企业被推向市场。以企业法人制度为主体,以公司制度为焦点[jiāo diǎn],以产权清晰、权责明确、政企脱离[tuō lí][lí kāi]、治理[zhì lǐ]科学为条件的新型企业制度逐渐建设[jiàn shè]起来,企业谋划[móu huá]完全转向获取经济效益,不再肩负[jiān fù][fù dān]办教育的使命[shǐ mìng],已往[yǐ wǎng]企业、营业[yíng yè]部门主理[zhǔ lǐ]的职业学校转交教育部门,与企业完全脱钩,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经济下所形成的校企亲近[qīn jìn]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、配合[pèi hé]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型人才的模式难以为继。失去企业的支持[zhī chí],职业学校自身难以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切合[qiē hé]企业要求的、及格[jí gé]的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,职业教育生长[shēng zhǎng]遇到了“瓶颈”。

值得庆幸的是,随着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开放的深入,我们对天下[tiān xià]的熟悉[shú xī]越发[yuè fā]深刻,同时也发现蓬勃[péng bó]国家经济高速生长[shēng zhǎng]的窍门[qiào mén]——生长[shēng zhǎng]职业教育。这一情形[qíng xíng]引起政府尤其是教育主管部门的高度重视,继1986年之后,1991年至2005年,先后召开了5次天下[tiān xià]职业教育事情[shì qíng]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。尤其是2005年天下[tiān xià]职业教育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,提出要鼎力大举[dǐng lì dà jǔ]推行工学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的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;要与企业细密[xì mì][jīng mì]联系,增强[zēng qiáng]学生的生产实习和社会实践,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以学校和课堂为中央[zhōng yāng]的传统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;提出中等职业学校在校学生最后一年要到企业等用人单元[dān yuán]顶岗实习,高等职业院校学生实习实训时间不少于半年;要建设[jiàn shè]企业吸收[xī shōu]职业院校学生实习的制度。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之后,天下[tiān xià]规模[guī mó]内最先[zuì xiān]了工学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的探索和实践。至此,我国职业教育生长[shēng zhǎng]走上了快车道。

2014年,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事情[shì qíng]的指挥[zhǐ huī]指出,要牢牢掌握[zhǎng wò]服务生长[shēng zhǎng]、促进就业的办学偏向[piān xiàng],深化体制机制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,创新各条理[tiáo lǐ]种种[zhǒng zhǒng][gè zhǒng]型职业教育模式,坚持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,坚持工学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、知行合一。2017年10月,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陈诉[chén sù]中进一步指出,要“完善职业教育和培训系统[xì tǒng],深化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”,为职业教育的生长[shēng zhǎng]指明偏向[piān xiàng]。2017年12月,国务院办公厅宣布[xuān bù][gōng bù]《关于深化产教融合的若干意见》。与之相呼应,2018年2月,教育部等六部委团结[tuán jié]宣布[xuān bù][gōng bù]《职业学校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促进措施[cuò shī]》,明确提出“为促进、规范、保障职业学校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,施展[shī zhǎn]企业在实验[shí yàn][shí háng]职业教育中的主要[zhǔ yào]办学主体作用,推动形成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、工学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、知行合一的配合[pèi hé]育人机制,建设知识型、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型、创新型劳动者雄师[xióng shī],完善现代职业教育制度”,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成为我国职业教育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的基础[jī chǔ]模式,是“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企业事情[shì qíng]岗位需求,开展学徒制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,团结[tuán jié]招收学员,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[gēn jù]工学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模式,实验[shí yàn]校企双主体育人”。2019年1月宣布[xuān bù][gōng bù]的《国家职业教育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实验[shí yàn][shí háng]方案》中再次明确提出,要厚植企业肩负[jiān fù][fù dān]职业教育责任的社会情形[qíng xíng][qíng kuàng],推动职业院校和行业企业形成运气[yùn qì]配合[pèi hé]体。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进入周全[zhōu quán]深化阶段。

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已经有了多年的探索和实践,取得了富厚[fù hòu]实践履历[lǚ lì]和效果[xiào guǒ][jié guǒ],形成了具有我国特色的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。未来,还需要从基础[jī chǔ]上解决在现代企业制度下学校和企业的种种[zhǒng zhǒng]利益关系,完善相关体制机制,继续牢靠[láo kào][láo gù]和深化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,为高素质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服务。

(作者:杨大伟 系天津职业手艺[shǒu yì]师范大学职业教育学院副院长、教授、博士生导师)

责任编辑:
亚美娱乐am8--亚美平台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