旧版回首[huí shǒu]  |  加入珍藏[zhēn cáng] 
 
  时势[shí shì]聚焦
当前位置: AG首页->新闻中央[zhōng yāng]->时势[shí shì]聚焦->正文

新中国70年职业教育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生长[shēng zhǎng]历程:铸造[zhù zào]大国工匠 奠基中国制造

时间:2019年09月30日   泉源[quán yuán]: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9月27日第1版   作者:高靓   通讯员:张素芬   阅读:次

70年前的中国,洋火、洋布、洋灰这些被老辈人冠以“洋”字的词语,纪录[jì lù]着工业基础单薄[dān báo]、产物[chǎn wù]和手艺[shǒu yì]都要依赖[yī lài]舶来的日子。

70年后的今天,中国的高铁走出国门、“天宫”遨游太空、5G手艺[shǒu yì]引领潮水[cháo shuǐ]……“中国制造”遍布天下[tiān xià],并向“中国质造”和“中国智造”挺进。

经济的腾飞离不开千百万能工巧匠,社会的前进[qián jìn]离不开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。职业教育,作为工匠的摇篮、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生长[shēng zhǎng][fā zhǎn]的地方,历经70年不懈追求,奏响了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强国、职教兴邦的一曲壮歌。

建设[jiàn shè]起天下[tiān xià]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系统[xì tǒng]

我国拥有着天下[tiān xià]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系统[xì tǒng]。阻止[zǔ zhǐ][zhì zhǐ][tíng zhǐ]2018年,我国有职业院校1.17万所,在校生2685.5万人。中等和高等职业教育招生和在校生规模划分[huá fèn]占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和高等教育的“半壁山河[shān hé]”。

重大[zhòng dà]数字的背后,凝聚[níng jù]着中国职业教育一连[yī lián][lián xù]70年的艰难求索。

“通俗[tōng sú]中学多,手艺[shǒu yì]学校少,不顺应[shùn yīng]恢复与生长[shēng zhǎng]经济的迫切需要。”1949年,我国种种[zhǒng zhǒng][gè zhǒng]职业学校加在一起,在校生仅30万人。

上世纪50年月[nián yuè],中国学习苏联最先[zuì xiān]工业化历程[lì chéng]。为了快速填补人才缺口,国家把重心放在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周期短、人才适用[shì yòng]性强的中等职业教育上。中央和地方的工业、交通、农林、财贸等国民经济主管部门,开办[kāi bàn]了一批中等专业手艺[shǒu yì]学校,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手艺[shǒu yì]干部和治理[zhì lǐ]干部。劳动部门所属的企业建设[jiàn shè]技工学校,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面向生产一线的手艺[shǒu yì]工人。经由[jīng yóu]几年的建设,一批近代中国所没有的中等地质、矿业、电机电器、铁路交通等学校建设[jiàn shè]起来。

然而,其时[qí shí]的形势是大干快上,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的速率[sù lǜ]仍难知足[zhī zú]需求。1958年,一种新的教育模式——“半工半读”学校率先在天津国棉一厂泛起[fàn qǐ]。这种“半天劳动、半天学习”的模式,在都市[dōu shì][dōu huì]和墟落[xū luò]普遍[pǔ biàn]开展。在其时[qí shí]的条件下,这种方式让更多人有了受教育、学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的时机[shí jī],扩大了职业教育的笼罩[lóng zhào]面。

到1965年,我国已有中等职业学校7294所,在校生126.65万人,占其时[qí shí]高中阶段学生总数的53.2%。

然而,探索尚未见分晓便戛然而止。“文革”时代[shí dài],职业教育被以为[yǐ wéi]是“资产阶级‘双轨制’”的标志,大量被停办、撤并或改为通俗[tōng sú]中学。

职业教育的再度恢复是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开放以后。随着全党和天下[tiān xià]的事情[shì qíng]重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,各条战线都痛感人才匮乏。但另一方面,学校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出来的不少人才又因不合现实[xiàn shí]需要而形成大量积压。数据显示,1978年,我国中等职业学校在校生仅占高中阶段学生总数的7.6%,中等教育结构严重失衡。

1985年颁布的《中共中央关于教育体制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的决议[jué yì]》在叙述[xù shù]“中等教育结构调整”时,通篇只说了一件事——生长[shēng zhǎng]职业教育。《决议[jué yì]》对职业教育系统[xì tǒng]有明确阐释,提出“逐步建设[jiàn shè]起一个从低级[dī jí]到高级、行业配套、结构合理又能与通俗[tōng sú]教育相相互[xiàng hù]同[xiàng tóng]的职业手艺[shǒu yì]教育系统[xì tǒng]。”这一结构[jié gòu]影响至今。

可是[kě shì],上世纪80年月[nián yuè]至90年月[nián yuè],生长[shēng zhǎng]的重点仍是中等职业教育。除原有的中专和技校外,一支新实力[shí lì][qì lì]——职业高中加入进来。其时[qí shí],山东、北京、上海等地率先试点,将普高改为职高或在普高里办职高班。这类学校隶属离市场最远的教育部门,却最先尝到市场的滋味——结业[jié yè]生不包分配、没有干部身份、没有上级行业企业的呵护[hē hù],必须到市场的大海里学会游泳。但很快,这便成为中国职业学校的常态。

以政企脱离[tuō lí][lí kāi]、企业减负增效为配景[pèi jǐng]的上世纪90年月[nián yuè],随着劳感人[gǎn rén]事制度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、企业教育职能剥离的推进,加之尚处于中低端生产的企业无力为手艺[shǒu yì]工人提供优厚遇[hòu yù]遇,职业教育的吸引力泛起[fàn qǐ]下滑。与此同时,知识经济大潮席卷而来,高等教育快速生长[shēng zhǎng],从另一头对传统职业教育组成[zǔ chéng]攻击[gōng jī][dǎ jī]。

职业教育没有就此消沉,而是以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的方式解决面临的问题。一方面,国家进一步加大重视。1996年《中华人民共和国职业教育法》正式颁布,以法的形式明确了职业教育的职位[zhí wèi]、系统[xì tǒng]组成[zǔ chéng]以及政府和有关方面在生长[shēng zhǎng]职业教育中的责任。另一方面,追求[zhuī qiú]新的突破,将生长[shēng zhǎng]高等职业教育提上议事日程,并最先[zuì xiān]质量提升和内在[nèi zài]建设。

1999年6月,《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深化教育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周全[zhōu quán]推进素质教育的决议[jué yì]》首次明确提出:“要鼎力大举[dǐng lì dà jǔ]生长[shēng zhǎng]高等职业教育,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一大批具有须要[xū yào]理论知识和较强的实践能力,生产、建设、治理[zhì lǐ]、服务第一线和农村急需的专门人才。”以后[yǐ hòu][jīn hòu]短短十几年,我国高等职业教育的数目[shù mù]从几十所增添[zēng tiān]到1400余所。

然而,纵观各个时期,职业教育在国家需要和小我私人[sī rén][xiǎo wǒ sī jiā]选择之间,似乎总是存在错位。“低人一等”的私见[sī jiàn],“断头路”“天花板”的担忧依稀可见。

面临[miàn lín]我国工业[gōng yè]转型升级的需求,2014年中央再次召开天下[tiān xià]职业教育事情[shì qíng]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,习近平总书记作出主要[zhǔ yào]指挥[zhǐ huī]:“职业教育是国民教育系统[xì tǒng]和人力资源开发的主要[zhǔ yào]组成部门[bù mén],是宽大[kuān dà]青年打开通往乐成[lè chéng]成才大门的主要[zhǔ yào]途径,肩负着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多样化人才、传承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、促进就业创业的主要[zhǔ yào]职责,必须高度重视、加速[jiā sù]生长[shēng zhǎng]。”国务院颁布《关于加速[jiā sù]生长[shēng zhǎng]现代职业教育的决议[jué yì]》,提出建设[jiàn shè]产教深度融合、中职高职衔接、职业教育与通俗[tōng sú]教育相相互[xiàng hù]同[xiàng tóng]的现代职业教育系统[xì tǒng]。同时,建设[jiàn shè]高职生均拨款制度,与本科享受同期待[qī dài][děng hòu]遇。

2018年,习近平总书记亲自主持中央深改组聚会会议[jù huì huì yì][jí huì]并审议通过《国家职业教育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实验[shí yàn][shí háng]方案》。这份文件开宗明义地指出:“职业教育与通俗[tōng sú]教育是两种差异[chà yì][chà bié]教育类型,具有一律[yī lǜ]主要[zhǔ yào]职位[zhí wèi]。”这句看似简朴[jiǎn pǔ]的表述,却代表着职业教育生长[shēng zhǎng]的新境界。一系列制度设计给职业教育注入了底气。纵向,在职业教育系统[xì tǒng]里,有中职、高职、本科直至专业硕士和博士;横向,有产教融合、学历证书与职业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品级[pǐn jí]证书融通。职业教育不再是低人一等的那一轨,而是并列存在的一条上升通道。

形成中国特色的职教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之路

“同砚[tóng yàn]们,各人[gè rén]穿上工装,戴上清静[qīng jìng][píng jìng][níng jìng]帽,就是一名准‘电梯人’了。从今天起,你们要学习过硬本事[běn shì],对每一位乘坐电梯的生疏[shēng shū]人认真[rèn zhēn][mài lì]。”日前,在天津机电工艺学院机电工程系,来自企业的培训师正在给现代学徒制班的学生上课。

现代学徒制,一项旨在深化产教融合、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,进一步完善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育人机制,创新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模式的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,自2014年提出以来,已在天下[tiān xià]开展366个试点。

人才的适用性是职业教育贯串[guàn chuàn]70年的课题。

“教育与生产劳动相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”。新中国建设[jiàn shè][jiàn lì]初期,职业教育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这一原则睁开[zhēng kāi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探索。“其时[qí shí]的明确[míng què][míng bái],学生要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劳动就是真正的生产劳动。学校每个专业都有自己的实习车间,每个车间都有自己的产物[chǎn wù]。”南京信息职业手艺[shǒu yì]学院前身、原南京无线电工业学校校长俞家琦回忆说。由于中专、技工学校与行业企业有着自然[zì rán]联系,“实习工厂向导[xiàng dǎo][lǐng dǎo]先生[xiān shēng]大多是从工厂调来的高级技工和先生[xiān shēng]傅”。

“下手[xià shǒu]能力强”是许多老中专生引以为傲的优势。但这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方式并非完善[wán shàn]无瑕。“其时[qí shí]学校教育完全是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体制,需要开什么专业,教什么内容,由上级来下达。好比[hǎo bǐ],讲生产劳动,学生就要牢靠[láo kào][láo gù]在一个岗位上事情[shì qíng]8周,不能轮换。为了让学生学到些本事[běn shì],厥后[jué hòu]在自己学校能修订教学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时,我们才把生产劳动改为专业实习,并划定[huá dìng]要轮换工种。”俞家琦说。

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开放后,这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方式只延续了短暂的时间,就难以为继了。市场经济体制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和国企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后,为减轻企业办社会的历史肩负[jiān fù],行业企业纷纷与职业教育脱钩。研究数据显示,从1995年至2006年,我国企业办中等职业教育的机构逐年镌汰[juān tài][táo tài],从2850所降至520所。

在这样的情形[qíng xíng]下,“黑板上跑火车”“大学课程的压缩饼干”成了一些职业学校的无奈之举。

2002年和2005年,国务院召开两次天下[tiān xià]职业教育事情[shì qíng]大会。针对其时[qí shí]职业教育存在的问题,提出探索有中国特色的职业教育生长[shēng zhǎng]之路。大会在主题陈诉[chén sù]中将之归纳综合[guī nà zōng hé]为:“必须服务于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;必须知足[zhī zú]城乡住民[zhù mín]对职业教育的多样化需求;必须与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相顺应[shùn yīng];必须与生产劳动和社会实践细密[xì mì][jīng mì]团结[tuán jié][lián hé]。”

从2006年最先[zuì xiān],教育部、财政部团结[tuán jié]实验[shí yàn][shí háng]了“国家树模[shù mó]性高等职业院校建设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”。中央财政累计投入专项资金45.5亿元,拉动地方财政投入89.7亿元,行业企业投入28.3亿元,支持200所国家树模[shù mó](主干[zhǔ gàn])高职院校建设。

“这一轮建设特殊[tè shū]强调体制机制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。”南京信息职业手艺[shǒu yì]学院教务随处[suí chù][dào chù]长徐胤莉说。许多学校最先[zuì xiān]破解职教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面临的难题,职业教育内在[nèi zài]建设周全[zhōu quán]睁开[zhēng kāi]。

订单班、大师事情[shì qíng]室、引企入校、现代学徒制、共建实训基地……种种[zhǒng zhǒng]能够调动企业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性的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模式着花[zhe huā]效果[xiào guǒ],学生实践学习的时机[shí jī]大大扩充。事情[shì qíng]历程[lì chéng]系统化课程、项目课程、基于岗位能力要求开发课程……天下[tiān xià]先进的职业教育理念最先[zuì xiān]在本土落地生根。校企相助[xiàng zhù][hù zhù],不再简朴[jiǎn pǔ]地明确[míng què][míng bái]为到企业实习,而是从人才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方案制订[zhì dìng]、课程设置、教学到评价的一系列深度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。

天下[tiān xià]职业院校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大赛是牵引职教内在[nèi zài]生长[shēng zhǎng]的另一双无形之手。据大赛执委会提供的数据,“现在[xiàn zài]有近90%的赛项由海内[hǎi nèi]外着名[zhe míng]企业深度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,实时[shí shí]引进工业[gōng yè]最新手艺[shǒu yì]、先进装备[zhuāng bèi]和人才需求尺度[chǐ dù]”。经由[jīng yóu]十余年生长[shēng zhǎng],天下[tiān xià]已形成校赛、省赛、国赛三级赛事系统[xì tǒng],加入[jiā rù][dào chǎng]各级种种[zhǒng zhǒng][gè zhǒng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竞赛运动[yùn dòng]的学生由2008年的数十万人,生长[shēng zhǎng]到现在[xiàn zài]已基本笼罩[lóng zhào]3000万名职业院校在校生。

“起劲[qǐ jìn]让每小我私人[sī rén][xiǎo wǒ sī jiā]都有人生出彩的时机[shí jī]。”2014年,习近平总书记在指挥[zhǐ huī]中对职业教育寄予厚望。

职业教育以现实[xiàn shí]行行动[háng dòng]出回应。近年来,我国的职业教育完善了实训教学条件建设尺度[chǐ dù]、专业顶岗实习尺度[chǐ dù]、专业教学尺度[chǐ dù]等一系列尺度[chǐ dù]建设,增强[zēng qiáng]了职西席[xī xí]资队伍建设,其中“双师型”西席[xī xí]到达[dào dá]45.56万人,中职阶段占专任西席[xī xí]的比例为31.48%,高职阶段为39.7%。

今年以来,“1+X”制度启动试点,中国特色高水平高职学校和专业建设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正式实验[shí yàn][shí háng],一批产教融合型企颐魅誟míng rì]谂嘤瞬抛饔齕zuò yù][zào jiù]看法[kàn fǎ]正在从单一的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向综合素质和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复合型人才跃升。这一切的目的只有一个——为职业教育增值,为职校学生赋能,为人人成才铺路,为人人出彩奠基。

服务国家战略和经济社会生长[shēng zhǎng]的能力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增强

“我国经济要靠实体经济作支持[zhī chí],这就需要大量专业手艺[shǒu yì]人才,需要大批大国工匠。因此职业教育大有可为。”2019年9月,甘肃山丹培黎学校,习近平总书记对职业教育的嘱托言犹在耳。

时代生长[shēng zhǎng]到今天,职业教育肩负着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多样化人才、传承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、促进就业的主要[zhǔ yào]职责;肩负[jiān fù][fù dān]着起劲[qǐ jìn]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数以亿计的高素质劳动者和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的历史重任;被视为深化教育领域综合刷新[shuā xīn][gé xīn]的战略突破口和转方式调结构惠民生的战略支点。

而职业教育70年的生长[shēng zhǎng]历程,用现实[xiàn shí]行动一次又一次证实[zhèng shí]自己担负得起这样的重托。

从已往[yǐ wǎng]的“两弹一星”到今天的大飞机、大火箭,没有哪样国之重器的铸造没经由[jīng yóu]职业院校的结业[jié yè]生之手。

从1990年亚运会到2016年的杭州G20峰会,没有哪次国家重大外事运动[yùn dòng]的礼仪接待、餐饮服务少得了职业教育的倩影。

从托幼到养老,从生产、销售到物流,从能源到通讯[tōng xùn],没有哪项黎民[lí mín]生涯[shēng yá]离得开职业教育作育[zuò yù][zào jiù]出的人才提供的产物[chǎn wù]和服务。

今天的职业教育,以更丰满[fēng mǎn]的精神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增强服务国家战略和经济社会生长[shēng zhǎng]的能力。

工业[gōng yè]升级,专业先行。今年年头[nián tóu],人社部宣布[xuān bù]人工智能工程手艺[shǒu yì]职员[zhí yuán]、大数据工程手艺[shǒu yì]职员[zhí yuán]等13个新职业。而2019年高职专业设置存案[cún àn]显示,今年存案[cún àn]开设高职“大数据手艺[shǒu yì]与应用”专业的学校399所,“云盘算[pán suàn]手艺[shǒu yì]与应用”专业207所,“物联网应用手艺[shǒu yì]”专业498所,“工业机械[jī xiè]人手艺[shǒu yì]”专业568所。

虽然职业教育不再像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经济时代那样隶属[lì shǔ]于行业企业,可是[kě shì]与之细密[xì mì][jīng mì]的水平[shuǐ píng]却属空前。北京市教委已一连[yī lián]两次向导[xiàng dǎo][lǐng dǎo]职业院校开展“职业教育与首都工业[gōng yè]契合度调研”,并据此调整专业设置。今年国家宣布[xuān bù]的49其中[qí zhōng]职新专业,所有[suǒ yǒu]由行业牵头制订[zhì dìng],重点服务墟落[xū luò]振兴战略、制造强国建设、现代服务业提质扩容。同时,数据显示,在现代制造业、战略性新兴工业[gōng yè]和现代服务业等领域,一线新增从业职员[zhí yuán]70%以上来自职业院校。

脱贫攻坚,大显身手。许多贫困家庭实现了“职教一人、就业一个、脱贫一家”。从四川藏区孩子的“9+3”免费职业教育,到中等职业教育对所有农村学生、涉农专业学生和家庭经济难题[nán tí]学生免去[miǎn qù]学费,津贴[jīn tiē]每生每年2000元国家助学金,职业教育在阻断贫困代际转达[zhuǎn dá][tōng bào]方面施展[shī zhǎn]着至关主要[zhǔ yào]的作用。

通过实验[shí yàn][shí háng]职业教育工具[gōng jù]协作行动妄想[wàng xiǎng][tān tú][qǐ tú],东部地域[dì yù]兜底式招收西部地域[dì yù]建档立卡贫困家庭子女接受优质中职教育,结业[jié yè]后凭证[píng zhèng][píng jù]学生意愿优先推荐在东部地域[dì yù]就业;通过普遍[pǔ biàn]面向农民、农村转移劳动力、下岗失业职员[zhí yuán]、残疾人等开展职业培训,为近年来我国年均减贫1000万人以上作出了主要[zhǔ yào]孝顺[xiào shùn][xiào jìng],也获得[huò dé]了国际社会的一定[yī dìng]。

“原来我家里种的茶几十块钱一斤就卖了,现在我追随[zhuī suí]大师学了手工制茶,茶叶也能卖到1000多块钱一斤了。”来自建档立卡贫困户家庭的贵州黔南民族职业手艺[shǒu yì]学院学生高智文对未来满怀信心。他的同砚[tóng yàn]、畜牧兽医专业的女生王琴,结业[jié yè]后回到老家毕节的现代化养殖企业,起薪每月5000元。他们只是千百万职教学子的缩影。据统计,近3年来,850万家庭的子女通过职业教育成为第一代大学生。职业教育为改善民生和促进就业创业,作出了主要[zhǔ yào]孝顺[xiào shùn][xiào jìng]。

“我吃过文化水平[shuǐ píng]不高的亏,现在职业院校的大门向我们农民工群体敞开了,我要捉住[zhuō zhù]这次时机[shí jī]提升自己的职业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水平。”在深圳打工的杨军今年重返了校园。2019年,国务院作出高职扩大招生100万人的决议[jué yì],职业院校向退役武士[wǔ shì]、下岗失业职员[zhí yuán]、农民工、新型职业农民等群体敞开大门,为高素质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队伍注入新实力[shí lì][qì lì]。

职业教育还起劲[qǐ jìn][nǔ lì]服务“一带一起[yī qǐ]”,助力企业“走出去”。近年来,天津市职业院校探索建设[jiàn shè]“鲁班工坊”,已先后在泰国、英国、印度等7个国家落地。2017年,肯尼亚“蒙内铁路”顺遂[shùn suí]通车,背后是陕西铁路职业手艺[shǒu yì]学院等8所职业院校组团、分段为当地员工提供培训支持[zhī chí]。今年3月,非洲大陆再次传来好新闻[xīn wén],在中国有色金属行业协同“走出去”探索外洋[wài yáng]办学历程[lì chéng]中,由中国职业院校开发的5项专业尺度[chǐ dù]获批成为赞比亚国家专业教学尺度[chǐ dù]。

回首70年,职业教育在一次次应对转变[zhuǎn biàn]中,实现着自己的蜕变。

回首70年,职业教育以其特有的坚韧和实干,回手[huí shǒu]着轻视劳动、轻视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的私见[sī jiàn]。

回首70年,职业教育以其责任继续[jì xù][jì chéng],源源一直[yī zhí][bú tíng]地为国家经济社会生长[shēng zhǎng]运送[yùn sòng]及格[jí gé]的手艺[shǒu yì]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人才。

展望未来,在中华民族伟大再起[zài qǐ]的新征程上,在追求国家兴旺[xìng wàng][wàng shèng][mào shèng]、民族振兴、人民幸福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蹊径[qī jìng][mén lù]上,职业教育必将越发[yuè fā]坚定地肩负[jiān fù][fù dān]起铸造[zhù zào]大国工匠、奠基中国制造的职责,越发[yuè fā]有力地肩负起手艺[shǒu yì][jì shù]强国、职教兴邦的历史重任。

作者:本报记者 高靓

《中国教育报》2019年09月27日第1版 版名:要闻

责任编辑:
亚美娱乐am8--亚美平台官网